春风夏语/“越南制造”复刻中国故事\银科金融首席经济学家 夏 春,春风夏语/“越南制造”复刻中国故事\银科金融首席经济学家 夏 春

春风夏语/“越南制造”复刻中国故事\银科金融首席经济学家 夏 春

2022-05-04 04:24:19 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图:越南今年经济增长预测达6.5%,汽车业发展如火如荼,市传新能源车企Vinfast赴美IPO。

  上周五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之后,A股终于迎来久违的反弹。但从2020年疫情爆发至今年4月底以来的表现看,全球126个主要指数中,中国的深成指、沪综指和恒生指数均排名靠后,而越南指数以232%的涨幅排名第二。指数大涨的背后,是越南经济在疫情期间的繁荣发展,中国产业链越来越多搬至越南,带动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长,上一季度出口贸易总额显示再次超过深圳。

  越南在疫情期间,经济基本面受到冲击,但市场投资人对越南未来的发展依然保持乐观,越南河内指数在2021年以129.78%的涨幅在全球主要股指中排名第一,胡志明指数在2021年11月突破1500点,创越南股市新高。近两周通过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口径统计,越南市场获得资金净流入,而泰国、菲律宾等其他东南亚国家则呈现出资金净流出态势。

  去年年中的时候,越南疫情快速蔓延,防疫政策上升,三季度GDP出现6%负增长,但2021年10月过后,越南防疫政策转向改为“与疫情共存”的策略后, *** 扩大财政支出,维持低利率环境, *** 发力基建,经济活动逐渐回暖,出口恢复拉动四季度GDP大幅反弹,录得增长5.22%。

  2021年四季度进出口成为拉动越南经济的最大亮点,热度延续到今年,1月PMI(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)达到53.7,是去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,今年3月越南贸易出口总额340亿美元,环比增长了45%,超过了深圳的240亿美元。今年一季度,越南以891亿美元的出口总额,完胜深圳的约600亿美元的出口总额。

  出口替代效应明显

  从出口的总量来看,2021年中国的出口规模大约是3.36万亿美元,是东盟十国总和1.64万亿美元的两倍,除去发达经济体的新加坡,越南是东盟十国中出口贸易额最高的国家,其次是泰国、马来西亚和印尼等。

  回首2020年新冠爆发初期,中国的产业链首先受到冲击,出口大幅下降。从Wind数据看到,2020年一季度的中国出口占全球份额已经从2019年一季度的12%下降到11.1%,而印尼、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出口份额有所增加。等到2021年年中,越南、马来西亚等国家疫情趋恶化,越南收紧防疫政策,大量企业停工停产,越南的出口份额又出现了下降,中国的份额出现小幅上升。整体呈现出一定范围的彼此替代和此消彼长的情况。

  另外,从东盟十国出口的商品类别来看,2021年的出口情况,占比最高的前六类产品分别是机械和电子设备、塑胶、贱金属制品、化学产品、纺织品、汽车飞机等设备;而反观中国出口商品的大类占比前六名分别是机械和电子设备、纺织品、贱金属、化学产品、车辆飞机设备、塑胶。

  从深圳和上海的出口数据看,2021年上海的机电产品占到出口份额的68%,深圳更是高达80%,而越南的第一大出口商品类别就是电机、电气等设备,占比为40%左右。深圳和上海在疫情管控期内出口受阻,根据深圳海关数据披露,今年3月出口下降14%,部分需求会落到越南,出现一定的替代现象。

  综合上述,看得出中国和东盟十国的出口大类商品有一定的重叠。这么看,东盟国家的产业链和中国有一定的替代关系,但如果细分具体产品看,替代难度就很大。比如“汽车、飞机设备”这个大类,下面可细分至发动机、变速箱、传动系统、底盘等上万个零件,现代企业不仅仅只是需要零部件本身一对一的替代,而是需要整体产业链的整合和完整度。

  从用工成本上看,越南每月平均320美元,泰国和马来西亚在700美元左右,中国劳动力平均在990美元左右,越南确实有一定优势。但劳动力的质量远不如中国,中国在2020年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数量就超过2亿,比越南总人口还多出两倍。

  越南要完整复刻中国完整的产业链并不容易。笔者认为,此轮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长,更多是来自中国产业链订单的暂时性转移,而非产业链的永久转移。

  本土车企赴美上市

  不管越南是否真正开始替代中国的产业链,越南确实趁中国疫情封控期间,经济大幅走强,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22年越南经济增长将达到6.5%。强劲的经济势头开始蔓延到全国各个行业,汽车行业也发展得如火如荼,4月有消息传出越南第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赴美IPO,车企正是越南最大的民企Vingroup旗下的Vinfast。

  Vinfast是越南第一家汽车企业,在4月传出秘密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,估值区间的上限高达600亿美元,如果成功的话,将是越南历史上最高市值的公司。2018年蔚来赴美上市时市值只有约64亿美元,理想上市时市值也不足100亿美元,在2020年11月小鹏、蔚来市值高点也只有500到700多亿,为何诞生自汽车工业这么薄弱的国家的电动车品牌Vinfast可获得这么高的估值?

  我们细看Vinfast会发现许多和中国造车新势力不同的点,Vinfast的起步是通过签订合约的方式获得通用汽车在越南的全部业务,具备造车资质,管理经验也是使用通用汽车的美国企业运作方式,Vinfast的九位董事就有六名美国人,剩余的三名越南人也曾经在欧美工作。

  不仅公司理念贴近西方,且海外布局也领先“蔚小理”(蔚来、小鹏与理想),Vinfast一早进入美国市场,今年3月,Vinfast宣布在北卡罗来纳州投资40亿美元,规划产能为15万辆汽车,大手笔的投资吸引了拜登在推特上公开祝贺。

  拥有符合美国价值观的董事成员,又在美国设厂带动就业,符合拜登 *** 的新能源发展规划,实车也在去年12月已经下线。Vinfast管理层深谙西方资本运作,不仅仅只是一个会给欧美资本讲故事的公司,还是一个“实干派”,这么看,高估值似乎情有可原。

  别看Vinfast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风光,汽车产业虽然是越南的重要产业,也依然停留在低端的产业链上。根据越南《西贡经济》的描述,经过十年的发展,越南汽车产业也只限于组装,发展停留在焊接、漆料清洁、组装等三道工序上。越南汽车的配套能力比较弱,全国350家汽车零部件厂商,外国企业的比例高达80%,其余是越南企业,且以中小型企业为主,生产的汽车零部件技术含量低,主要是镜子、坐垫、电池等,整体汽车产业的国产化率仅为10%。

  全国汽车产业规模较小,2019年越南全国汽车销量38.5万辆,国产汽车18.6万辆,这幺小规模的市场由十家车企分割,导致每一款车型的销量每年普遍都不足1万辆,2019年销量最高的丰田威驰达到罕见的2.7万辆。在中国,普通的国产品牌五菱旗下的宏光Mini电动车在今年1月的销量就达到3.7万辆。

  结尾

  全球开启了“疫情共存模式”,胡志明的夜晚,越南鼓躁动的音乐已经开始在酒吧街传开,夹杂着东南亚味道,又有西方电子音乐的律动,兼容并蓄,好像回到九十年代深圳的迪厅,听起来有一股野性的追逐。正如越南近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,灵活变通、思想解放,尝试复刻中国故事,又努力向西方学习,引进世界的技术和资本。

  越南,这匹在后疫情时代快速奔跑的黑马,尽管基础薄弱,但依然值得我们注意。因为面对全球产业链处于地缘政治,而引发的安全顾虑上的转移,关乎的不是一个城市一个省份的事,而是整个国家的未来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