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州新闻

buy apple account:乐成“上岸”的海淀妈妈:养孩子像开公司,家长是CEO

来源:泰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11-04 浏览次数:

2020年终,“内卷”成了最出圈的人类学词汇。从求职到提升,从婚恋到育儿,无处不在的竞争让网友讥讽,“万物皆可卷”。其中,教育的焦虑与内卷化尤其显著。越来越多的家庭为孩子投入大量时间、精神和款项,从幼儿园起步,开启一场凡人世的军备赛。

鸡娃、学区房、牛娃,成了人们谈及教育最熟悉的词汇。而海淀妈妈、顺义妈妈,则是最具代表性的群体。

“养孩子就像开公司,家长就是CEO。培育奥运冠军还需要一个团队,培育牛娃同样需要整个家庭的投入,不管是款项、精神照样时间。”说这句话的安柏是北大硕士,也是曾经的天下500强司理。

现在,她的身份是一位典型的海淀妈妈——为了孩子小升初打击“海淀六小强”重点中学,选择告退陪读。她将自己的实战履历写下来,分享在民众号“海淀花生妈”里,几年来有20多万粉丝追随。她的新书《上岸》一上市,24小时内就售出5000本,副题为“一个海淀妈妈的重点学校闯关记”,可谓触动中国家长神经。

所谓“上岸”,是家长群中的暗语,意味着乐成冲刺重点学校。在竞争猛烈的海淀区,安柏带着儿子冲刺的履历,既是一次沉醉式的教育考察和升学科普,也充满着教育的反思。上岸之后,她想得更多的是,什么才是起跑线,面向未来的教育事实应该是怎样的?

她对“内卷”这个词深有感触,“‘内卷’意味着投入越来越大,但收获跟以前一样,甚至还不如早年。”

“内卷”的英文单词是involution,译为“退化、纠缠”。这个舶来词汇自上世纪80年代由历史社会学家黄宗智引入汉语,焦点解读是“没有生长的增进”。黄宗智以为,今天人们对于内卷的叙述,依然适用于小农经济。在人多地少的情形下,单元土地劳动的投入越来越高,但边际回报越来越低。中国人口密度很高,造成许多领域泛起“内卷”征象。

被“内卷”的全职妈妈

人类学家项飙在接受汹涌采访时说,母亲角色在教育上的投入无限增添,消耗精神,像是走进一个自我循环的死胡同,不知道能带来什么产出,但又停不下来。

“实在‘内卷’是可以选择的,他说不能退出,但我以为可以退。”以安柏见过的例子,被“内卷”的,通常都是不甘心。

在儿子小学四年级之前,安柏都是一个佛系的母亲,家庭教育空气一直很宽松。直到发现周围人都忙着竞赛、考级、准备小升初,她才明了,已往的佛系,只是不知道另有“海淀六小强”,没受到足够的诱惑。

“海淀六小强”是北京人大附中、北大附中等六所中学的统称,因这几所学校承包了海淀区90%以上高分段以及北大、清华录取名额,引得家长趋之若鹜。去年,海淀区近3万名小升初孩子,“海淀六小强”招生名额仅1500人,竞争比考北大、清华还要猛烈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